琅卿卿卿卿

如果我写的东西能让你幸福或者对你有用我会非常高兴,所以拿走它的时候请一定要告诉我。❀

© 琅卿卿卿卿
Powered by LOFTER

-。

*虹梦里面收录的是十代视角的结婚日,这篇为约翰视角的结婚日。

*约十,约十,约十。


约翰到达机场大厅的时候,万丈目和明日香搭乘的飞机也刚好平稳落地。

两人在偌大的机场里找到了约翰,约翰也向他们挥着手中的手机,他们拖着一大堆行李与他碰面了,这是一个跨越海洋的距离。

三人见面免不了又是一阵寒暄,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三人显得格外融洽。时隔两年再次见面,万丈目抱怨着约翰怎么又长高了,约翰却调侃着万丈目还不赶快娶了明日香,小心被别人抢走。万丈目愣了愣,然后悄悄地看了一眼明日香,明日香则是一脸毫不在乎的模样转过了头,约翰没忍住大笑了起来。

出于时间比较紧迫,约翰还是决定先带着两人赶往...

言辞 1-2.

三日月许了个愿望,神明向另一位神明诉说了祈愿。


三日月睁开眼的时候,有个小女孩站在展台前,圆圆的眼睛里有灯光的映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轻轻靠上橱窗玻璃与小女孩的距离拉近。小女孩没有后退,亦没有露出惊讶的样子。

“哇……”

“我可以当做这是对我的赞美吗。”三日月笑笑,孩童稚嫩的声音,即便是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也依旧传入了他的耳里。

“三、三日月?”

“是,是三日月哟。”

“妈妈,这个,”小女孩拉了拉身边女子的衣摆,手指向展台里三日月身前正被展出着的刀,“可以带回家吗。”

“当然不可以啦,这可是国宝,是要一直待在这里,供人们欣赏的...

-

  • 答应我,只要不把文拿去发表在奇奇怪怪的网站上,你们用来干嘛都可以,好吗好吗好吗?!【重复五百遍

  • 三日月x女审。


我第一次见到三日月的时候,他躲在宗近的身后探出小脑袋来看我。

我们的视线交汇,他吓了一下,又赶紧躲了回去。我觉得挺有趣的,却又怕吓着他忍住了笑声,没想到,刚锻出的刀剑清雅别致,这付丧神倒是略显小巧了点。

“你认为如何?”宗近轻轻推了推躲在他身后的三日月,虽然明显有些不愿意,但三日月还是嘟着嘴走上了前。

“嗯,非常的棒呢,这把刀。”宗近锻冶出的刀似乎都带有灵性,但像这样能清楚的看见灵体的,这还是第一次。

三日月终于愿意抬起头来,孩童时圆圆的眼睛望着我,眼眸...

。-

  • 答应我,只要不把文拿去发表在奇奇怪怪的网站上,你们用来干嘛都可以,好吗好吗好吗?!【重复五百遍


「有一只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它死过一百万次,也活过一百万次。」


他为了一个人,独自踏上了旅途。


「有一次,它是国王养的猫。」


约翰见到了这个世界的十代,他正在死去。

应该是过了一个很幸福的人生吧,约翰着看坐在摇椅上享受太阳的十代,眼角上扬的皱纹让他觉得十代的脸上带着微笑。春天的阳光非常暖和,约翰坐在了十代身旁,轻轻帮他推了一下摇椅,对方睁开了眼睛,琥珀色的眸子依旧深邃,却带着岁月刻上的浑浊。

“你是...

。-

  • 答应我,只要不把文拿去发表在奇奇怪怪的网站上,你们用来干嘛都可以,好吗好吗好吗?!【重复五百遍

  • 约十!约十!约十!刀剑paro!人生苦短看不下去别勉强自己!

    设定上十代是审神者,约翰为十七世纪莫卧儿帝国皇帝沙贾汗的爱刀!非常好看的刀有兴趣可以去百度一下_(:з」∠)_! 


有人在宝藏堆里发现了他,他听见有谁在叫他的名字,可是却看不见来人到底是谁。

然后,他离开了那个深渊。


春天的樱绽放之时,约翰坐在樱花树下闭目念叨着什么,樱花落了他满头,身上的金色流苏随着风晃了晃,最终还是埋入了樱花之中。他的语言除了那位将他唤醒之人之外,没人能听懂...

。-

  • 答应我,只要不把文拿去发表在奇奇怪怪的网站上,你们用来干嘛都可以,好吗好吗好吗?!【重复五百遍

  • 九尾狐神约翰x凡人少年十代   不吃这种的可以无视。


山里的那只九尾狐接住了从高高的树上落下的人类——最近鸟雀们都在这样议论着。

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要爬上那么高的树去躲我呢?九尾狐狸摇摇大尾巴问着身边正吃着水果的人类,阳光落在少年的发间碎成一片片。

啊,因为我没有见过妖怪啊,何况还是有着九条尾巴的狐狸呢。少年笑着说,将手中的桃子分成两半,一半自己咬了口另一半递给了九尾狐。


“约翰你是这里的山神吗。”十代吃完水果,...

幸中之幸-

  • 答应我,只要不把文拿去发表在奇奇怪怪的网站上,你们用来干嘛都可以,好吗好吗好吗?!【重复五百遍


十代在十七岁遇见了十七岁的约翰。

于是在很久很久之后,有人向他提及约翰的时候,十代笑了笑。

简直就像是在黑暗中遇见了光呢。

十代是这样回答的。他拿出一张卡片,用指尖抚过卡面,温柔的像是在对待恋人,表情柔和的像是他的对面正站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将他拥入怀中的人一般。

1.

十代去见了十八岁的约翰。

当时的约翰穿着北欧分校的毕业服,手上握着毕业证书以及花束,一堆人围着他,向他表示着毕业祝贺与道别。然后不停说着谢谢的约翰看见了远在人群外的十代,他愣了愣然后挤出人群向十代挥着手中的...

。-

  • 答应我,只要不把文拿去发表在奇奇怪怪的网站上,你们用来干嘛都可以,好吗好吗好吗?!【重复五百遍


十代坐在一个别墅的门前台阶上,冬日的阳光将整个庭院都晒的暖洋洋的,他靠在门上仰着头享受着难得的温暖,身旁的花束随风摇了摇。

屋内钢琴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一个女孩子打开了门。


十代二十五岁的那年的某一天,他从外面回家的时候发现约翰正在一旁看着工人组装着一架钢琴,十代慢慢走到约翰身边,这时约翰发现十代回来了便忙着去接他手中的东西和外套。

“这是什么?”

“钢琴呀。”

十代转过头盯着约翰,明显一脸我不是在问你它是什么东西的表情,约翰笑了笑没回答十...

Couple Tree 3.

爱知拿着法语的基础语法书一页一页的翻着,整个人都快陷进软软的沙发里,而沙发的另一端,櫂正单手撑着头,百无聊赖的一遍遍按着手中电视遥控器,好像一直没决定下来好好看一个频道。

最后摇到关于这次欧洲杯决赛的时候,櫂停下了手,爱知也抬起了头停下了手中的笔记。电视上有着两个人的样子,一个是櫂君,一个是不认识的人,爱知微微侧目看了看一旁的櫂,又看了看电视上的解说,虽然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但是看得出总决赛的时间似乎快要到了,大概就这一两个星期的样子……

“櫂君,在欧洲很辛苦吧?平时比赛好像很多的样子……”爱知的目光停在总决赛这个词上,因为櫂君选择了这样的路,所以就算是辛苦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Couple Tree 2.

  • 一直在写虐稍微一写甜自己就被自己烦到了【。
  • 给亲♂哥哥安利了VG,他一边说又是卡片番啊一边补了起来,然后用了一个星期补完第一季,昨晚来找我,问我櫂爱为什么还没去结婚,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线等,急。


爱知跟着櫂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没想到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会造成短暂的交通大堵塞,让本就迟到了的时间变得更晚,最后两人到家时雨也终于停了。櫂带着一大堆行李走进门,爱知跟在后面走了进去,然后稍微环视了一下,是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正常住处。

分开的三年间櫂君都是住在这里的吗……

“爱知,别站在门口,快进来,我去拿毛巾。”将行李放在门一侧,櫂看了眼愣在门口的爱知...

1/3